Home亚搏官网京津冀首现部级官员交流任职

京津冀首现部级官员交流任职

原标题:协同发展后,京津冀首现部级交流任职

最新消息,天津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袁桐利调任河北省委常委、省政府党组副书记。今年1月,河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杨崇勇已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虽然地缘相近,但是河北、天津高级官员的交流任职非常少见,袁桐利到任之前,现任河北省委常委、省政府领导中,只有陈超英曾在天津工作过。而现任天津市委常委、市政府领导中,则没有河北干部。

袁桐利是土生土长的天津干部,在地处京津之间的武清工作了30年。出任天津市委常委后,他迎来了仕途中的重要一站:滨海新区。

国家级新区承担着国家重大发展和改革开放战略任务。辖区总体发展目标、发展定位等由国务院统一进行规划和审批,辖区内实行更加开放和优惠的政策。基于特殊地位的考量,各地往往会将综合能力突出、具有培养潜力的官员配置到新区领导岗位上,一般而言,新区书记多进入地方党委常委行列。

滨海新区,是副部级架构的国家级新区,2009年10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天津市调整滨海新区行政区划,撤销天津市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设立天津市滨海新区。当时的区委书记,正是现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何立峰。袁桐利到滨海新区工作后,曾出任区委副书记,配合何立峰工作,何立峰离任后,袁桐利接任区委书记。

上海浦东和重庆两江,也是副部级架构的国家级新区,现任湖南省长杜家毫、国家网信办副主任徐麟都担任过浦东区委书记;现任重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翁杰明曾是两江新区首任党工委书记。

在滨海新区工作期间,袁桐利的改革决心让人印象深刻,他曾在人民日报撰文指出,天津滨海新区处于改革开放的第一线,必须坚定不移地高举改革旗帜,要甩掉一个“旧”字,不被传统僵化的思想观念束缚住,不让不合时宜的条条框框捆绑住,学会在否定之否定中向前迈进;要克服一个“怕”字,面对利益固化的藩篱,摒弃私心杂念,敢啃硬骨头,敢趟深水区,敢碰关键点。

袁桐利接任书记的2013年,滨海新区GDP已比2006年翻了两番,增速令人瞩目。

生态建设,是滨海新区的一大亮点,位于新区内的中新天津生态城,是中国与新加坡共建的全球首个政府间合作生态城,在这个新城里,路面雨水收集井全部修在两侧的绿化带,暴雨时路上没有一处积水。不仅如此,风电、光伏发电和各类新能源已被广泛应用于生态城生产、生活的各个环节。目前,生态城的绿色发展模式正逐步被复制推广至新区全域,以低碳为特征的产业体系和消费模式全面确立。

无论是深化改革还是绿色发展的新思路,对于当下正面临产业转型和环境治理难题的河北来说,都是急需的。值得一提的是,比照杨崇勇的任职情况,袁桐利出任省政府党组副书记后,将在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领导小组中兼任副组长。滨海新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前沿阵地,此次袁桐利到河北任职,对推动津冀两地的交流协作,必是大有益处。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曾介绍过北京、河北互派挂职干部的情况。不难判断,随着协同发展的深入,三地各级干部的交流互动,将会日益密切。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