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亚搏官网欢迎您广州车站砍人细节:嫌犯被警察射中仍挥刀向前冲

广州车站砍人细节:嫌犯被警察射中仍挥刀向前冲

《新闻1+1》2014年5月7日播出《反恐升级,我们如何升级?》节目中记者谢亮辉谈广州车站砍人案细节:警察开了两枪之后,嫌疑人其实还没有倒地,手里的刀还挥舞着,老王悄悄地走道了嫌疑人后面,把他打倒的,直接就卡住了他的脖子,用脚把他绊倒了。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5月6日广州火车站,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南站,3月1日昆明火车站,两个多月时间,三起暴力事件。

目击者:

他拿着刀砍警察,砍警察砍不了,警察就开了两枪。

解说:

北京、上海、长沙,公安部三名正副部长,昨天连夜视察三地火车站。

目击者:

治安我们会放心一点。

解说:

“一枪制敌”“从严从细从实”“把暴恐活动摧毁在行动之前”三位部级领导同时一线视察,传递出了怎样的信息?

武警:

这个是随身配备的,92式手枪。

解说:

组织防恐演练,提高安保级别,《新闻1+1》今日关注:反恐升级,我们如何升级?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昨天呢,几乎是前后脚同样在夜色之中,公安部的一位正部长和两位副部长出现在长沙、北京和上海的火车站,以及多处公共场所。

我们来看一下公安部的部长郭声琨出现在长沙火车站;副部长,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出现在北京火车站,而且请注意,他可是全副武装;另一位公安部的副部长刘彦平出现在上海火车站;而且他们都各自有表达,郭声琨部长说,要“从严从细从实”反恐怖,然后傅政华强调的是“一枪制敌”,刘彦平强调的是“把暴恐活动摧毁在行动之前”。

三位部长出现在三地的火车站,这让人们联想到了昨天上午在广州火车站发生的最后还未经证实是否是恐怖袭击的暴力事件,以及3月1日的昆明火车站前的暴恐袭击和4月30日乌鲁木齐南站发生的这种暴恐袭击,之间有什么样的连带关系?再加上昨天发布了中国首份的《国家安全》的蓝皮书,是否意味着从昨天开始,中国的反恐已经全面升级,那么我们所有人期待的安全,是否也会因此升级呢?今天我们关注。

解说:

又是火车站,昨天一则突发恶性暴力事件登上各大媒体头条。

昨天上午11点30分,一名男子在广州火车站广场持刀行凶,造成6人受伤,其中伤势最重的被砍伤颈部。

目击者:

砍到了客人,头上的伤口都那么长,脖子的伤口都那么长。

目击者:

砍到一个男子的手部,那边有个女的躺在地下,还有一个40岁的男子,这边砍了一刀。

解说:

根据广州市公安局通报,事发时民警当场拔枪喝止,但嫌疑人转而挥刀砍向民警,民警开枪,将男子击倒并当场控制。

目击者:

想要砍警察砍不了,警察就开了两枪。

目击者:

打到脚上了,当场没倒,还挺着的,大概有三四米远。

解说:

目前伤者均已及时送医,暂无生命危险。

今天广州火车站及周边公共场所都加强了安保措施。

而仅仅一周前,乌鲁木齐市火车南站还发生了暴力恐怖性质的爆炸袭击。

2014年5月1日 新闻播报:

色地尔丁·沙吾提等两名犯罪嫌疑人于4月30日19时10分许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南站出站口接人处施暴,案件造成3人死亡,其中一名系无辜群众,两名犯罪嫌疑人当场被炸死。

解说:

时隔不到3个月,3个火车站相继发生暴力事件。

3月1日发生昆明火车站的一幕,至今令人惊魂未定。蒙面暴徒手持长刀在临时候车室和临时售票区疯狂杀戮,短短十几分钟夺取29个无辜生命,砍伤149多人。

目击者:

只看见一个男的蒙着脸,然后个子瘦高的,拿着这么长的砍刀。

伤者家属:

他就这样行凶,从车窗里把刀子捅进去,当时就可能割到了动脉,他全从要害下手,这这歹徒太万恶了。

解说:

当民警和特警赶到现场时,5名犯罪嫌疑人依然持刀顽抗,在鸣枪示警无效后,当场击毙4名暴徒,并将另外一人制服。

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特警:

一辈子都会记住这件事情,把这伙人击毙以后,我还在考虑,我自己这个枪是不是开对了,但是看到从火车站方向,一条一条的尸体抬出来的时候,我自己心里面稍微有一点安慰,我认为我还是挽救了好多无辜的生命,对得起昆明市的老百姓,然后就是对得起我的手中的枪。

白岩松:

我们来回头再看一下发生在三个火车站,这样的两起已经定形这种暴恐事件,还有昨天还未经最后的这种证实。我们看昆明的暴恐事件发生在3月1日,犯罪嫌疑人一共是8名,他的凶器是砍刀,29人死亡,143人受伤,因为他的犯罪持续时间达到了12分钟,警察赶到用了3分钟;4月30日的时候,犯罪嫌疑人两名在乌鲁木齐南站爆炸装置3人死亡,79人受伤,3人死亡当中含两名犯罪嫌疑人,由于它是爆炸,持续的时间很短,只有4秒,警察1分钟就到了;而在昨天,还没有证实是否是恐怖袭击,一共只有一名犯罪嫌疑人,用的砍刀,6人受伤,持续时间1分钟,巡逻民警就在事发现场而且开枪,最后这个事情立即被制止了。

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的所长,反恐专家李伟。李伟先生您好。

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 李伟:

岩松你好。

白岩松:

从昨天公安部的一位正部长和两位副部长几乎同时出现在3个城市的火车站,以及昨天发了《国家安全》蓝皮书,是否可以让我们判断,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行动上,我们在昨天反恐都正式升级了。

李伟:

可以这样说,也就是说从三位公安部的领导视察检查,三个城市的火车站,检查安保情况,我们可以说中国所面临的恐怖威胁,呈现上升的态势。那么我们的反恐升级也是一种势在必行的这样一种态势,而且我们从三位领导的表态来看,我们的反恐工作是一个全面升级的态势。

我们看到郭声琨部长提到的反恐工作工作要“从严从细从实”,也就是说我们的反恐工作一定要做到实处,要让群众看得见、指望得上,一旦有恐怖事件发生,我们的反恐力量就能够尽最大的努力,最快的速度,尽量减少恐怖袭击对无辜民众的伤亡。我们再看就是说,傅政华副部长所提到的“一枪制敌”,这个他是反映出,我们在应对恐怖突发事件我们的快速反应能力上要进一步提高。也就是说,一枪只要发现恐怖分子就让他失去行动能力,这样呢才能可能尽量多的挽救无辜者的生命。那么第三个,我们看到刘彦平副部长所提出来的,就是我们要在尽量把恐怖活动要挫败在行动之前,这实质上是在反恐工作可以说提出了一个最高要求,为什么最高要求呢,因为恐怖犯罪活动我们看到与其他的普通暴力刑事犯罪有所不同,它一旦发生所造成的危害、恐慌可以说远超过普通的刑事暴力犯罪,所以说反恐的一个最高境界就是就是不让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在它只要有苗头,在策划阶段,我们就能够发现它、挫败它,从而真正的能够做到保护民众生命财产的安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三位部长对反恐的上是做了升级做了全面的要求和指示。

白岩松:

对,您解析的这个呢我是换了一个角度去说,郭声琨作为公安部的部长,他谈到的是“从严从细从实”,我觉得这主要是展现的是一种态度,你必须要用这样的态度去做好这个工作。接下来;傅政华强调的是方法,“一枪制敌”,而且是现实中的方法,但是刘彦平阐述的是我们将来要长期追求的目标是什么,不能说是永远靠一枪制敌去解决问题,而是要把暴恐活动摧毁在行动之前,我觉得这更像是一个目标。所以三位部长应该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完成了一个整体的布局。

好,接下来我们要继续去关注,既然从昨天开始反恐升级了,如何再面对现实给予我们的挑战的时候,让我们的安全也能因此升级。

美国《枪击事件生存指南》:

你的计划能决定你是否可以活下来,计划不用很复杂,你可以做三件事来应付:逃离、躲藏、反击。

解说:

这段长约6分钟的视频,是美国在面对“9·11”事件及近年频频发生枪击案后,为普通民众制作的一部《枪击事件生存指南》,里面用逃跑、躲避、反击三个关键词,通俗易懂的教导民众,如何应对突发的恐怖事件。

这段视频之所以在昆明火车站发生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后,被很多媒体报道,是因为在3月1日的那个晚上,面对8名有组织、有预谋的凶残歹徒,造成了巨大的伤亡,这样的惨痛的代价也让人们开始思考,当暴力恐怖事件发生时,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就在昨天当广州火车站发生砍人事件时,正是因为两名普通群众所采取的反击举动,未避免伤亡扩大及最终抓捕歹徒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一位是长期在广州火车站外拉运行李的王先生,一位是来自黑龙江的打工者单连波。

单连波:

当时一出站口,我就听见有人喊,我就回头一看,一个人带着白帽子,穿着白衣服,拿着砍刀乱砍人,然后我就跟着人流跑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已经砍到了两个人,有一个男人砍到手臂,有一个女人当时就砍到了脖子上,马上就倒在地上了,我跑道人流的外面去,距离那个歹徒最近,他拿着刀冲我过来砍我,我一看不行就拿起袋子挡了一下,挡了一下,他看砍不到我,他又去砍其他人。

解说:

其实单连波是此次事件中最后一个被砍的人,因为当他看见歹徒准备去砍下一个人后,就随手捡起了一根木棍,开始了与歹徒的对峙。

单连波:

他一看我拿木棒举起,他到我前面有三四米远左右,他就站住,然后他又举起刀,拿着对我晃了一晃,他就没敢砍,就往侧面跑,我怕他跑到人群里面去,我就顺着他的侧面跨步,也是相对跟他往侧面挪。

解说:

这一过程持续了数十秒后,两名警察持枪赶到,并向这名歹徒连开两枪。

单连波:

警察都喊不许动,把刀放下,然后他还放下刀,还要往前走两步,这时候警察马上开了枪,开了枪他退了一步,然后又往上冲,警察又开了一枪,然后就是这个时候,我看到那个拉货车的奔着歹徒跑过来,到他后面打了一下,他从后面抱着他的脖子,抱着脖子以后,那个歹徒的刀往背后砍了一下,但没砍到。

解说:

这个拖着货车的人就是王先生,他在事后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但是记者向当时在现场的人了解到了王先生的举动。

《南方都市报》记者 谢亮辉:

警察开了两枪之后,嫌疑人其实还没有倒地,手里的刀还挥舞着,老王悄悄地走道了嫌疑人后面,把他打倒的,直接就卡住了他的脖子,用脚把他绊倒了。

解说:

最终这名歹徒被制服,索性单连波和王先生均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主持人:

这也绝对是“特别慢”的一个人,用现在流行的青年人来说,绝对的男子汉。

其实在昨天,我们来看有一份国安的《蓝皮书》,总结了一下近来境内恐怖袭击的六大特点,在这我要去解释一下,这个《蓝皮书》是由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中国社科院社会科学文学出版社联合发布的,是咱们国家首份的《国家安全蓝皮书》。这六大特点是什么呢?从精神控制的角度是宗教渗透,攻击的目标以公安机关为主,暴恐扩展向新疆以外的地区扩展,难怪昨天的部长去长沙、北京、上海等火车站。攻击的武器往往是就地取材,刀具和自制爆炸的装置,获取线索极少能提前获取线索,防范处置使地方政府水平逐步的这种提升。针对这样的六大特点,我也要继续联线李伟先生,李伟先生您好。

李伟:

白岩松你好。

主持人:

在总结的这些特点里头,您更格外地看重哪一点,更格外地警觉的去看待它?

李伟:

嗯,好的。因为我们从这六个特点,我们看到最关键一点,就是恐怖活动的蔓延势头,值得我们高度警惕。包括我个人认为它前两个特点,说宗教思想渗透,关于这一点我们要更加准确地说,是境外的分裂势力对宗教进行断章取义,而进行的一种歪曲、蛊惑,所以说实际上是一种极端思想。

第二个方面,我们也看到他使用的攻击的的目标也在扩大,在2013年的时候,主要的攻击目标依然是我们的一些军警、警察、武警这些维护社会安全与稳定的力量。

主持人:

但是到了2014年的时候,包括火车站等等都成为袭击的目标,我明白您的意思。就是在这六点里,你格外看重的是恐怖分子他袭击的目标,已经越来越离开了他的生存基地,向全国去扩展的这样一种趋势。李伟先生,我用“趋势”这个词是否是准确的?

李伟:

这个“趋势”还是非常准确的,因为现在它向内地蔓延已经达到了北京,还有云南昆明,这一起广州的事件,如果最终定性为恐怖袭击事件,也可以说也在向广东蔓延,所以其它地区是否今后也会发生这种事件,我们看到这种潜在的威胁和危险性还是存在的。这也是刚刚我们看到另外两点,就是说我们的反恐能力需要急需提高,也就是说把反恐依然要作为全国一盘棋来重视。

主持人:

就不再是一个局部的事情,而是要从全局的角度去看待它,其实这在昨天的《蓝皮书》中也强调它了。

在这个地方还有一个问题,您一定也注意到了,在这六大特点中还应该加上第七个特点,就是“要命的好防,但是不要命的其实防起来更难”,比如说乌鲁木齐的南站发生的这种事情,包括在天安门积水桥所发生的事情,都呈现了某种暴恐分子不要命的特点,怎么办?怎么防范?

李伟:

这个就是在反恐上与以往我们同一些普通的犯罪分子做斗争所不同的地方,正如岩松你刚才所提到的,恐怖分子他实施恐怖袭击,也可以说在行动之前几乎把自己的所有身份证件都销毁了,所以说是亡命之徒。

第二个特点,在亡命之徒特别血腥残忍,我们看到广州击毙的人,你打枪没有打死,他依然要持刀行凶。包括我们在云南昆明看到的也是这样,所以我们应对这种亡命之徒的血腥残忍之处,正如我们刚才所提到的,国安部的副部长傅政华所强调的要一枪制敌。这个如果你要做不到,如果我们的训练达不到,我们的能力达不到的话,那么恐怖事件依然会对我们的民众的生命财产,构成很大的威胁和危害。

主持人:

没错,也就是损失会变得很大。

李伟:

对。

主持人:

其实像这样的六大特点或者说再加上一个特点,亡命之徒这样一个特点的时候,都在跟我们提出了新的挑战,你必须用新的头脑的更新,思维的更新,包括心里变得更加强大去使安全感上升。

接下来我们就要继续关注,如何用常态化的这种行为,让反恐升级的过程中我们的安全进一步升级。

目击者:

大概刀有这么长左右,警察就上去制止他们,制止不了,他拿刀砍警察,砍不了,警察就开了两枪。

解说:

昨天中午11时22分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分局民警,在广州火车站西广场执勤巡逻时,发现一男子正在持刀伤害过往旅客,民警当即拔枪喝止,经口头警告无效后,果断开枪击中持刀男性犯罪嫌疑人。

记者:

长枪还是短枪?

目击者:

短枪。

记者:

都是短枪。

目击者:

开了两枪,打脚了,中枪了没有倒下,还挺着的。

目击者:

(他们)大概当时相距就三四米远。

解说:

发生在广州火车站的这一幕仅仅持续了一分钟,犯罪嫌疑人即被巡逻民警开枪制服。

事实上从5月1日起,广州就已经全面实施立体化社会治安巡逻反恐工作机制,一万多名民警佩带枪支,开展治安巡逻工作。除了人守一枪,巡警还标佩了对讲机、手铐、强光电筒、急救包、水壶、伸缩警棍、发光指挥棒、辣椒水喷射器等八大件。

广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指挥处处长 陈森盛:

将警力的投放,跟我们警情的检测结合在一起,把我们有限的警力投入到一些高发案的区域或时段。

解说:

昨天在广州火车站的砍人歹徒没有造成更大伤害,而3月1日晚发生在昆明火车站的恐暴袭击,却造成了29人遇难,143人受伤的重大伤亡。8名歹徒从昆明火车站售票厅到火车站站前广场,再到站前马路,整整持续了12分钟的杀路。根据现场的目击者称,最先到场的警察大多没有佩枪,只有警棍、盾牌和防暴叉,而在行动过程中,昆明北京路派出所还有4名警人受伤。而受伤最重的民警当时以打完手枪里的全部子弹。

4月29日,昆明市警方表示,警察佩枪巡逻是一项常态化的工作,并且这项工作将持续下去。民警佩枪,上街巡逻,这也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从4月20日开始,上海警方就已经开始尝试,如今全国各地的很多地方都将警察佩枪巡逻纳入到一项常态化的工作。

主持人:

其实从3月1日昆明火车站的暴恐事件发生之后,硬件的升级,包括持枪巡逻已经越来越多的开始在一些城市里成为常规的行为,但是在反恐升级之后,除去硬件升级,我们还要升什么级?继续联线反恐专家李伟,李伟先生你好。

李伟:

岩松,你好。

主持人:

其实刚才这个问题就含在其中了,除了硬件升级之外,比如说软件涉及到了我们思路的改变,包括心理的改变,您的建议是什么,还要升级什么?

李伟:

好的,岩松刚刚实际上是说的非常对,硬件升级在反恐方面这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我们思想观念,就是说要深刻地认识到恐怖活动特点规律,我们在包括一些反恐的先期的情报,包括预警,也包括我们处治的方式方法,我们演练的方式方法都可能要随着硬件的升级,我们这些软件方面更要升级,所以在这一方面我们专业化的反恐力量建设应该说是迫在眉睫,就是说我们能够迅速地处治反映或者迅速地识别一些恐怖分子,这样对我们升级反恐工作至关重要,否则我们的硬件升级依然解决不了最根本性的问题。

主持人:

如果一句话的建议我们该做些什么呢?普通人?

李伟:

反恐,我们也借用一些其它国家的经验,民众的反恐安全意识的提高,在整个的反恐方面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

好,时间的原因,就先说到这。其实是安全意识的提高,从很多的成层面我们都需要软件升级,比如说如果从严峻的考验的角度来说,像昨天在长沙火车站,可能打他的脚就不一定合适,如果打腿可能更能制止这样的一种伤害的事件,当然,都需要进步。

(编辑:SN09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