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亚搏官网欢迎您河南林州欲改名红旗渠市 称张家界改名获利

河南林州欲改名红旗渠市 称张家界改名获利

核心提示|人工天河红旗渠,让林州这个名字蜚声海内外。而近日当地官方主办的红旗渠网,发出了一则旗帜鲜明的“民意征集”——如果“林州市”改为“红旗渠市”,是否也能像大庸改张家界一样给百万林州人民带来不争的红利?

该网站的官方背景,引发了广泛关注。莫非林州要改名字了?昨晚,林州市委相关领导对大河报记者做出回应,改名一事涉及林州的大政方针,目前并未上升到政府层面,他也正在进一步了解核实相关情况。

网络调查问卷

林州改名红旗渠市咋样?

连日来,挂在“红旗渠”网站首页显著位置的一则民意征集,在林州当地引起热议。发在“政务互动”栏目的该征集名为“林州到底叫啥好,请你谈谈看”。全文如下:朋友,你可曾遇到别人问起你的大名,但由于读音等原因,使你数遍解释,一番周折,别人才弄清楚你的大名。此时,你可能怨爹妈没有给你起个读音响亮而又文化味十足的大号。

朋友,你可曾走出林州,在飞机上、火车上、汽车上,抑或是故乡之外的另一个地方,别人问起你是哪里人,你说我是林州的,但别人似乎对“林州”没什么意识,你不得不进一步解释:“就是林县”。到此,问者似有点印象,但直到你再进一步说:“就是红旗渠那个县”时,问者才恍然大悟。

由此可知,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地方,名字如何并非无关紧要。

大庸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普通小县,但自从号准自己的特色,适时改名“张家界”后,让其在很短的时间内声名鹊起,名扬海内外。数百万张家界人也共享改名带来的滚滚红利。林州最响亮的自然是红旗渠,林州人最愿意向别人讲的恐怕也是红旗渠。红旗渠是百万林州人民的骄傲!林州——红旗渠,红旗渠——林州。如果“林州市”改为“红旗渠市”是否也能像大庸改张家界一样给百万林州人民带来不争的红利?本站想听听你的看法。

该网站标明,由林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主办,有着官方背景。对此,林州当地相关部门数名人士也予以肯定。

林州官方改名尚未上升到政府层面

征集引发当地多名网友跟帖。当中大多持肯定态度,“改名成本不小,但改成红旗渠绝对会有好处。因为红旗渠市比林州的知名度实在大多了,避免了知道红旗渠不知道林州的尴尬,说出来让人印象深刻。可以更好地推介林州推介自己,而且火车站都取名红旗渠站,以后红旗渠会越来越响。”

也有支持的网友认为,抛开经济不说,单从人文意义上来说,改名红旗渠市是对老一辈人的尊重,告诫后人不要忘记今天的来之不易。当然,也有网友持反对意见,坚持认为现有的名字就挺好,更有人还提出了新意见,林州改为“天河市”怎样?

对此,长期在林州市委某单位工作的刘先生告诉记者,其实早在几年前,当地民间就有不少人提出能否改名为“红旗渠市”。在他看来,林州当地在外务工人员极多,外地人对林州这个名字较为陌生,但一说红旗渠的家乡,无人不晓。红旗渠三个字对于林州人而言,意义重大。一旦改名,可能会对外出务工人员开展业务有帮助。目前当地官方和民间,都有着类似的讨论,在今年,该讨论较为热烈。“据我所知,官方层面,确实有个别人提出过改名的动议,但这只是小范围内的。”

昨晚,林州市委宣传部一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为何红旗渠网站上会发出这样的一条“民意征集”,他本人也感觉很纳闷,宣传部对此事并不知晓。如果真的要更改名字,这对林州而言肯定是一件大事,“涉及林州的大政方针”,但起码此事目前并未上升到政府层面,他表示,正在进一步核实相关情况。

城市改名并非新鲜事物,盘点一下记者发现,近年来,国内曾有多个地市更改名字。然而,更名看似简单,但因牵涉面广泛,实则不易。《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中规定:地名管理应当从我国地名的历史和现状出发,保持地名的相对稳定。必须命名和更名时,应当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原则和审批权限报经批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决定。

  来源:大河报

编辑:SN117


越南媳妇只是一种幸福幻想

随着“越南媳妇”集体失踪的,有这位在我国呆了20多年的“越南媳妇”吴美玉,有二十多位村民的“彩礼”,更还有当地二十多位大龄青年对婚姻的幸福幻想。显然,“越南媳妇”集体失踪案并非是简单的婚姻诈骗案,这起案件背后的社会问题不容小觑。


中国人为何在日本弄潮房地产

日本的房地产行情经过十余年的萎靡不振之后,近年来出现了回升迹象。居住在世界各地的华人,敏感地感觉到了日本房地产的真正价值,来日本购买房地产的风潮正在兴起。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来日本购置房地产,将资金转移到房地产价格有望上涨的日本,这一趋势正在快速扩大。


谁把家长逼到联名投诉的地步

在关爱自闭症群体的时代背景下,要将阿文赶出学校,自然少不了要遭受舆论炮轰。问题是,这个自闭症学生太“任性”了,比如,他在女生前脱裤子自慰,对同学说“我要杀死你”、“杀你全家”等语言。同学很恐惧,家长很揪心,教学秩序难以维持,学校也没办法。


制造恐怖的“独狼”都是谁?

莫尼斯在澳大利亚可没闲着。根据当地媒体《悉尼早报》的报道,莫尼斯之前至少与两起犯罪案件有关,均获保释。在2013年,他被指控参与谋杀了他的前妻;在2014年,他被指控曾于2002年在悉尼性侵一名女性,后来性侵指控更增加到40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